投稿邮箱:jxpinglun@163.com
QQ群 : 60881308  160200592
您当前的位置 : 理论评论 >> 理论前沿
护航数字经济发展,规制网络平台垄断
——学习《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四卷关于规范数字经济发展的论述
来源:大江网  2022-09-07 16:12:00  编辑:刘晨东  作者:郭际[ 浏览字号:  ]

      《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四卷收入了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不断做强做优做大我国数字经济的讲话内容。其中,关于如何规范数字经济发展的论述,为规制网络平台垄断行为,护航数字经济健康发展提供了根本指引和遵循。

      规制网络平台垄断行为,需要认识网络平台垄断行为的特征和危害。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纠正和规范发展过程中损害群众利益、妨碍公平竞争的行为和做法,防止平台垄断和资本无序扩张,依法查处垄断和不正当竞争行为。”因受网络快速传播、扩张等技术优势的影响,网络平台的垄断行为与传统垄断行为相比,具备隐蔽性强、发展速度快、垄断规模大等特征。这些新型垄断特征,是建立在网络平台的技术、算法、规则、资本、技术等优势的基础上实现的。虽然平台的发展需要借助网络规模效应,但是其边界应是保护和促进竞争,而不是破坏竞争秩序的垄断。市场经济离不开公平有序的竞争,而垄断便是公平竞争的敌人。网络平台的垄断行为对于竞争、消费者权益、个人隐私、创新创业等将造成严重的危害。倘若网络平台垄断行为未能得到有效规制,那么因垄断所带来的交易成本上升、技术进步受阻、市场效率降低、资源配置不公等问题将严重妨碍市场经济的发展和群众的正当利益。因此,规制网络平台垄断行为,降低甚至破除平台经济的市场壁垒,对于打造开放包容的营商环境,激发市场经济创新创业活力,培育经济社会发展新动能,保障数字经济健康发展具有深远意义。

      规制网络平台垄断行为,需要做到发展和规范并重。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规范数字经济发展,坚持促进发展和监管规范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在发展中规范、在规范中发展。”公平有序竞争的数字经济,单纯依靠市场自身是难以构建和维持的。这需要政府的有形之手和市场的无形之手相互结合、优势互补,尤其要通过政府的强势监管来打击垄断、规范竞争,以便保障数字经济的公平竞争。数字经济的高质量发展,便是在竞争与创新的互动、有为政府和有效市场的结合之上实现的。一方面,抓好平台经营的监管规范,有效规制平台垄断行为,有利于保障数字经济的竞争秩序,维护和激发市场活力,保障各市场参与者的合法权益。借助监管的威慑和示范效应,在平台反垄断案件的查办中整顿相关行业经营秩序,规范行业经营行为;另一方面,也要抓好促进平台发展的工作。考虑到保护创新和反垄断之间的相互冲突伴随着平台经济的发展过程,在规制网络平台垄断行为的同时,还应在反垄断法律制度的框架下为平台的创新留出必要的空间,确保市场始终在资源配置中处于决定性地位,并以开放包容的姿态为网络平台创业者或从业者创造公平的发展机遇。

      规制网络平台垄断行为,需要落实和完善平台反垄断法律制度。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完善数字经济治理体系,健全法律法规和政策制度,完善体制机制,提高我国数字经济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水平。”规制网络平台垄断行为,离不开对现有反垄断规则的落实和完善。一是严格落实已有的网络平台反垄断规则。2021年出台的《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明确了规制平台垄断行为的基本原则、相关市场界定以及垄断协议、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经营者集中、滥用行政权力排除、限制竞争等平台垄断行为的认定规则。2022年8月1日实施的新修订的《反垄断法》,强化了对基于数据、算法、技术以及平台规则等新型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的监管。贯彻落实好这些针对网络平台垄断行为的规制规则,将极大提升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水平和能力。二是尽快出台网络平台反垄断的专项监管规则,并对最新的平台反垄断指南和反垄断法规定制定配套的实施细则或司法解释。将平台的用户、市值、影响力等因素纳入垄断行为的判断标准体系,并赋予平台保护数据安全、隐私、消费者权益等特定义务。此外,就网络平台的数据、算法等要素制定具体的监管规则。例如,为强化对数据的管理,可以在《网络安全法》《数据安全法》《个人信息保护法》等法律的基础上出台相应的实施细则,以便明确网络平台的主体责任。为加大对算法的监管力度,需要根据算法的特点制定算法的备案和审查规则,堵住网络平台利用算法实施垄断的漏洞。

      规制网络平台垄断行为,需要强化对网络平台的监管。习近平总书记在谈及规范数字经济发展时强调:“要健全市场准入制度、公平竞争审查制度、公平竞争监管制度,建立全方位、多层次、立体化监管体系,实现事前事中事后全链条全领域监管。”一是建立全方位、多层次、立体化监管体系。全方位监管要求将监管贯穿创新、生产、经营、投资全过程,并且对网络平台涉及的技术、资本、数据、信息等内容进行全面监管。为实现全方位监管,金融、市场、网监、发改等政府部门需要在各自职能范围内及时介入,必要时可成立联合执法组或建立工作协调机制。多层次的监管,要求各级政府及其相应的监管部门需要在各自辖区和职能范围内,建立起针对网络平台的监管制度。立体化监管,则要求在监管环节上做到事先、事中、事后的监管,并且在政府监管的基础上,引入社会、媒体、公众等监督力量,从而形成监督合力。二是做到包容审慎的监管,避免过度监管或“一刀切”。网络平台在经营过程中,因其极富创新活力,由此创设的新行为或新模式,尚不能准确判断其对竞争产生的影响,所以在反垄断监管过程中应秉持“包容审慎”的监管原则,杜绝贸然干预和过度监管,以免损害创新动力。同时,为做到垄断监管的科学有效介入,应充分考虑场景、行业、时间等因素对网络平台经营行为的影响,避免主观偏见误导执法。判断是否需要监管介入和反垄断的核心标准始终是公平竞争的限制或破坏程度。

      规制网络平台垄断行为,需要建立网络平台自律机制。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明确平台企业主体责任和义务,建设行业自律机制。”法治是规制平台垄断行为的强有力保障,而自律则是其有益补充。建设网络平台行业的自律机制,离不开平台企业、行业协会、社会舆论、监管部门等的共同支持。对于平台企业自身而言,要学会自觉遵守反垄断和公平竞争的法律法规,在创新创造新模式、新业态的同时,也要完善企业内部管理和规范企业经营行为,确保各项行为和各个发展环节经得起法律的检验。对于行业协会而言,作为自律组织,可结合行业特点,在充分尊重行业科学发展规律的基础上,制定行业规范和行为准则,对于违反行业组织纪律、行业准则的平台企业予以惩戒,以便激励和约束网络平台合法经营。对于监管部门而言,应鼓励、支持、引导平台企业和行业协会依法开展自律机制的建设。对于社会舆论而言,应积极宣传自律典型,推广自律经验,营造公平、有序、守法的自律氛围。

      (文/江西省社会科学院课题组 郭际)

    点击排行

    再读青春寄语,践行青年使命

    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通过演讲、座谈等方式与青年朋...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