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
0791-86849275
广告热线
0791-86847125
首页 时政漫论 时政观点 社会视察 文娱八卦 兴赣时评 江湖大话 时评周刊 名家专栏 @微评论 互动公告
您当前的位置 :大江时评 > 时政观点 正文

芝麻官权力“任性”底气何来?

来源:中国江西网-大江时评  2015-01-06 09:15:46  编辑:李园园  作者:蒋小舟[ 浏览字号:  ]

      番禺区检察院近日发布消息,2014年12月9日,该院依法对原广州市土地开发中心土地征用与整理部副主任科员、业务指导部副部长、土地整理部副部长、现广州市住房保障办公室征收处副处长黄华辉涉嫌受贿犯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黄华辉涉案金额高达8900多万元,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中。(1月5日来源:信息时报)

      当下,官员“权力任性”之事真可谓屡见网络报端。正所谓“贪欲无边,通天大道也嫌窄;需求有度,羊肠小道心亦宽。”两袖清风,虽贫寒,人嗟敬之;贪财满贯,虽富有,人嗟恶之。想想看,当年的“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有几人能全身而退?又有几人不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笔者不禁试问,芝麻官权力“任性”底气何来?

      常言道,“手莫伸,伸手必被捉”。又有多少官员能跳出这一定律。河北省今年前10个月查处县处级以上干部238人,就是典型的例证。特别是据河北省纪检机关透露,该省搜出1.2亿元现金的科级干部为秦皇岛市北戴河区供水总公司总经理马超群,目前马超群正在接受调查。这更是古人所告诫的“贪如火,不遏则燎原;欲如水,不遏则滔天”的最好见证。

      “虐人害物即豺狼,何必钩爪锯牙食人肉?”大意是:虐待百姓、伤害万物的就是豺狼,何必一定要长着钩一样的爪子、锯一样的牙齿撕吃人肉的才是豺狼呢?这是白居易对封建社会贪官污吏的痛斥。在笔者看来,白居易所塑造的虽无“钩爪锯牙”,而实与豺狼无异的贪官污吏的形象,时至今日仍然“适用”于所有落马贪官。一个供水总公司总经理、科级干部,竟然贪腐到亿元,这足以让想到唐代诗人杜荀鹤《再经胡城县》所描述的情形:“去岁曾经此县城,县民无口不冤声。今来县宰加朱绂,便是生灵血染成。”

      毋庸置疑,在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的高压态势下,不断有贪官被查处,而且有些人贪腐数额还特别巨大。本该是人民公仆的官员,却成了虽无“钩爪锯牙”而实为吸食人民血汗的豺狼,原因何在?主要还在于我们的相关监管制度失守。管涌如不堵,能决防洪之长堤;贪欲如不除,可毁为官之大志。权力和廉政相加等于服务,权力和贪欲结合等于自毙。这是所有落马贪官用惨痛的代价给我们留下的泣血教训。

      显然,“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这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上级监管太远,同级监管太软”,这更是权力张狂的一个重要因素。在封建入仕的“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思想毒瘤还没有彻底剜去之时,依赖于官员应有的坚守与良知,是不现实的。故此,要防止苍蝇”满天飞,“老虎”到处蹿,关键还在于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尽管这样的“说法”显得老生常谈,但真正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制度建设强调这么多年了,为什么还会出现马超群这样的“小官巨腐”,原因就是权力没有“入笼”或者说没有真正“入笼”,有些制度还处于镜中花、水中月,中看不中用。

      在笔者看来,芝麻官权力“任性”底气何来?的确值得深思。我们只有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一起防,继续加大制度反腐、法治反腐力度和进度,对官员职务违法犯罪和失德失信行为实现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法治与德治双轨并重,才能让权力得以驯服,规范运行,才能让官员减少走向贪腐的几率。

      蒋小舟


     
    时评周刊第317期    春运大幕开启,回家人的旅途能否心花怒放;黄金液高调问世,支持与反对声音“哪家强”;莫让“没捂热”的慰问金寒了人心;怕被讹不应是老人摔倒不扶的理由;八小时外的......[详细]
    江西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