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
0791-86849275
广告热线
0791-86847125
首页 时政漫论 时政观点 社会视察 文娱八卦 兴赣时评 江湖大话 时评周刊 名家专栏 @微评论 互动公告
您当前的位置 :大江时评 > 天天时评·文娱 > 影评 正文

《扫毒》:情义,情义,香港电影再见情义

来源: 大江时评    2013-12-02 15:36     [ 浏览字号:  ]

  文/张军瑜

  先不要说其它的,只一点,在《扫毒》里,我又找到了当年香港黄金电影时代的感觉。

  那种情和义,只在《英雄本色》、《纵横四海》这一批电影里才出现过。现在,这种感觉出现在陈木胜的《扫毒》里。

  刘青云,古天乐,张家辉。我们似乎从来不需要担心这三个演员的演技问题,老实说,这三个演员的演技比起刘德华这类的天王级人物还要让人放心。而当这三个中老年男人联起手来飚戏,无论是动作、情节,还是感情的张力,你只能用连呼三遍“过瘾!过瘾!过瘾”来表达内心的那种澎湃。

  情节的紧凑、快速推进,自不必说。而这一切和演员入木三分的演技以及这部电影其它所有,一起加起来,就是为了一种感觉在服务。这种感觉,就是在暴力审美、黑色审美包裹下的那种酣畅淋漓的兄弟情。以前的香港电影很善于表达这种感觉,但是后来这种感觉在香港电影里再也找不到了,没有了这种感觉,即便是拍摄技术先进了很多,即便是道具、化妆技术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香港电影也彷佛是失去了灵魂一般,再也不复当年光芒万丈的豪情。

  和贩毒分子黑柴之类人的争斗,只是上硬菜之前的小小开胃酒。当刘青云饰演的警探马昊天面对泰国大毒枭八面佛的枪口,不得不在张子伟(张家辉饰)和苏建秋(古天乐饰)中间选择一个;这两个人,都是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他选的,就可以活下来,另一个必须去死;这种选择是何其纠结?被遗弃的张子伟肯定会恨他,被选择活下来的苏建秋也未必就会对他感恩戴德,怎么选,都注定是错!而这,似乎才标志着影片的高潮刚刚开始。

  在余下的五年中,马昊天自不必说,从鳄鱼口中死里逃生、后来做了大毒枭八面佛女婿的张子伟也不必说,即便是不再必须做卧底、已经升职的苏建秋,也是生活在一种不可言说的痛苦之中。五年后,兄弟三个人再见,各自驾驶一部车互相撞击的那场戏,把兄弟三个这些年来憋在心里的委屈,终于撞开了一个口子,观众也能从这道口子当中,感觉得到三个男人奔腾而下的眼泪。有恨,有不理解,而当张子伟说出“我听到了这五年来,我想听的话”的时候,他们,已经原谅了彼此;当在张子伟母亲病逝的床前,兄弟三个的手,紧紧握在一起的时候,他们,已经能够放下了彼此。剩下的,除了“兄弟齐心其利断金”之外,还能有什么?

  三个老戏骨对这种兄弟情的把握拿捏,大开大合,又细致入微。大到枪战、生死,小到一个手势、一个眼神,都堪称完美。

  不能不说郑少秋原唱的《誓要入刀山》这首老歌。现在把这首老歌拿来在电影里装新酒,却是再和这部电影的情义主题合适不过。电影里有很多兄弟三个合唱这首歌的桥段,大小高潮部分,也全有这首老歌的旋律。正像张家辉所说:“《誓要入刀山》在香港堪称街知巷闻的金曲,也是一首‘情义之歌’,很多人喝酒喝开心了,经常会一起很大声地唱这首歌,越唱兴致越高。”电影最后的结尾,在刘青云、古天乐、张家辉重新演绎的《誓要入刀山》旋律中,三兄弟在和八面佛的复仇之战中,慷慨悲歌,实在过瘾。

  这部电影的成功,未必就标志着香港电影的中兴;但即便是香港电影就这样日薄西山,这部电影也起到了“回光返照”的作用,而当日薄西山,太阳最后奋力投掷出它最后辉煌的那一刻,又有多少人在为它感动不已?

来源: 大江时评
编辑: 李园园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时评周刊第317期    春运大幕开启,回家人的旅途能否心花怒放;黄金液高调问世,支持与反对声音“哪家强”;莫让“没捂热”的慰问金寒了人心;怕被讹不应是老人摔倒不扶的理由;八小时外的......[详细]
江西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