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
0791-86849275
广告热线
0791-86847125
首页 时政漫论 时政观点 社会视察 文娱八卦 兴赣时评 江湖大话 时评周刊 名家专栏 @微评论 互动公告
您当前的位置 :大江时评 > 媒体言论 正文

抗战题材作品何以经典难现?

来源: 人民日报    2013-07-02 15:11     [ 浏览字号:  ]

 

力群创作的版画《抗战

    抗战题材的写作在中国现当代文学中,始终是重要的脉络,曾经涌现出重要的作家和作品。尤其新中国成立以来,优秀抗战题材长篇小说在思想深度和艺术水准等方面均取得了引人注目的成就。然而,抗日战争胜利过去近70年,尽管历史留给我们足够的距离,也留给我们足够的眼光和力量去透视这段岁月,真正称得上经典的作品还少有出现,原因何在?何以有大量重复、平庸甚至低俗的作品占据荧屏?当前的抗战题材写作怎样才能在思想认识、叙述方式、文学观念、史料挖掘、历史意识以及现实观照等方面有所突破?

    抗战题材作品娱乐化、庸俗化现象严重

    “横店摄影基地有四五十个剧组都在拍抗战题材的电视剧。”中国作协创研部评论家李朝全说,有些抗战题材的剧中出现手撕鬼子、用手榴弹炸飞机的雷人场景,如此荒诞、滑稽的电视剧,败坏了神圣的、悲壮的历史,抗战题材电视剧武侠化、偶像化,鬼子脸谱化问题严重。改变这种现状,必须倡导真诚写作,回到历史真实,用严肃的态度还原历史。

    很多抗战题材的作品遮蔽真相、消解真实性,没有经得住推敲的细节,有严重的娱乐化倾向,缺乏精神性、文化性、诗性的品质,这是我们必须警惕、必须对抗的。评论家李建军提出,写日本鬼子多么坏、多么蠢,我们多么勇敢、多么机智,都是外在化的。那么内在化的关于战争的叙事是什么呢?我觉得就是要有人性,有反思。战争是巨大的人为灾难,不管对被侵略者还是侵略者而言都是巨大的灾难,这些需要站在很高的基点看。

    抗战题材作品娱乐化盛行的另一面是历史真实的缺位。《解放军报》记者傅逸尘在阅读了大量当下抗战题材作品后,感觉现在很多抗战题材作品,尤其长篇小说,看不出作者写的是哪一场战役,看不到当时任何真实的历史风貌,看不清战争进行的过程,也不讲究战略战术,武器都很不专业。面对抗日战争这段惨烈悲壮的历史,很多虚构作品缺乏悲剧精神、缺乏悲悯情怀、缺乏存在感、缺乏超越性。他说:“有很多作品想象力过于泛滥。作家写作这样的历史题材时,过分依靠想象力是可耻的。 ”

    抗战题材作品怎样才能有所突破?

    曾经以《亮剑》、《狼烟北平》等作品为读者熟知的都梁,几部战争题材小说都被改编成电视剧,他的新作《大崩溃》也已纳入拍摄计划。在作品动笔之前,都梁花了整整一年时间寻找史料,包括公开的出版物和相关文献,采访当年的抗日老兵等,另有大部分时间都用来辨别史料真伪。都梁认为,一部严谨的军事小说,不仅需要史实真实,各种细节也必须经得起推敲。“在我们被影视剧培养出来的印象中,国军军官往往穿着笔挺军服,皮鞋光鉴照人,有空就喝咖啡吃西餐,武器也是精良的美式装备。然而真相并非如此。”都梁说:“我想重新梳理抗日战争中一些模棱两可的史观和史实。比如敌后战场和正面战场的配合,比如花园口决堤,这些问题的讨论在之前都是政治大于史实。现在过去那么多年,应该客观评论。”

    “战争行为作为人类的极端行为,写出了人的状态、人的命运的极端状态,战争和苦难是文学取之不尽的题材,我们的军旅文学是有广阔天地。但是这类题材没有经典,原因是没把作品当人来写。”作家王树增指出,我们现在看到的抗战题材以及热播的电视剧,还有类型化的痕迹。这是妨碍我们文学走向世界的一大障碍。不是我们无能,不是作家文学感觉差。我们还没有寻找到文学创作一个最根本的出发点。这个出发点就是优秀文学作品永远写人类共通的情感。王树增表示自己有写抗日战争的愿望,但不成熟。“我多么希望豁然开朗的状态,往往只是一点缝隙中透过一点光亮,我沿着这光亮往前钻。正因为我们对历史的困惑才有写作和阅读的热情。困惑永远是写作的动力。”

    作家张正隆注意到《士兵突击》《激情燃烧的岁月》《亮剑》等作品,他认为很多作品在不断地突破。张正隆说,军事题材永远有读者,人来到世界上或多或少有英雄情结。为什么古今中外名著中很多是军事文学?战争是典型的环境,把人的人性和兽性推向极致。军事文学有众多读者,没有经典是写得不好,是作家的问题。中国作家不比外国作家写得差,而且中国有丰富的生活和土壤。

    作家徐剑认为,中国作家的写作不缺乏技巧,但是缺乏强大的思想穿透力。如果没有真实的采访,单凭想象的东西支撑不了抗战作品,更无从谈及历史真实感。

    为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中国作协采取了有力措施扶持、研讨抗战题材文学创作。据中国作协创研部主任梁鸿鹰透露,目前已有不少作家的抗战题材作品入选2012年度中国作协重点作品扶持项目,包括李西岳的《血地》、马泰泉的《生死界》、海飞的《回家》、简宁的《水吼》、郝炜的《雪崩》、刘强和解永敏的《盘踞》、王剑冰的《天大地大》、何顿的《黄埔四期》、杨树的《决战东宁》、李骏虎的《中国战场之共赴国难》、王秀梅的《一九三八年的铁》等长篇小说,彭荆风的报告文学《旌旗万里》,张笑天的《白山黑水》、刘俊杰的《帝国阴谋》、孙昱莹的《雪地金达莱》等电视剧剧本。

    梁鸿鹰说,这些作品从不同角度切入抗战,其作者大多创作功底深厚,具有较为丰富的创作经验,并为完成创作进行了扎实的积累,创作抗战题材的作品,应该具有历史的反思意识和人性开掘深度,以思想的厚度取胜,在波澜壮阔的历史叙述中通过人物命运反思历史,达到历史的真实性与艺术的真实的较好融合,通过多侧面的历史书写积极弘扬伟大的民族精神,热情呼唤世界和平。(宋 庄) 

来源: 人民日报
编辑: 李园园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时评周刊第317期    春运大幕开启,回家人的旅途能否心花怒放;黄金液高调问世,支持与反对声音“哪家强”;莫让“没捂热”的慰问金寒了人心;怕被讹不应是老人摔倒不扶的理由;八小时外的......[详细]
江西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