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大江时评 > 天天时评·文娱 > 影评 正文
一个女人和四个男人的那些事儿
大江网 2012-09-18 15:04

  一

  上世纪90年代初中期,中国文坛诞生了两部超级大作,一部是《白鹿原》,一部是《废都》,都是陕西人写的。两部书先后遭禁,又先后开禁,命运何其相似。之后,《废都》的影响力渐弱,而《白鹿原》不但拿了茅盾文学奖,还在百转千回之后搬上了大银幕。

  在王全安导演拍摄电影《白鹿原》之前,据称先后有张艺谋、姜文等大腕想执导这部史诗大作,但由于种种原因纷纷放弃。据了解,1993年小说《白鹿原》刚刚出版时,当时人还在美国的西安电影制片厂厂长吴天明就请求小说作者陈忠实写一封委托书,委托他来改编《白鹿原》。

  2002年,西安电影制片厂正式买到版权后,由编剧芦苇经手的几个版本都没有通过电影局的批准。芦苇本人称,为了能顺利通过审查,他不希望在送审剧本中加入太多“违反规定”的笔墨。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恰恰是保守起了反作用,当时的电影局期待的是一次“不让文学界笑话的改编”。

  二

  2010年,王全安接手《白鹿原》的拍摄。在《白鹿原》之前,笔者只看过王导的一部电影《图雅的婚事》。这部获得柏林电影节最佳影片金熊奖的电影,居然在国内未能上院线,因为太小众,太文艺,院线经理想也没想,就直接放弃了。《图雅的婚事》是一部标准的电影节影片,从中我们看出王全安导演对剧本的超强把握能力。王全安后来自编自导的电影《团圆》,又拿了柏林电影节最佳编剧银熊奖。

  我们一点也不担心王全安对《白鹿原》的改编能力。与此同时,这部电影的拍摄也不差钱。《白鹿原》作为陕西文化一个重要的标志性作品,得到了当地政府和地方商人的大力支持,他们都希望能为这部电影投资。王全安最后选择了陕西旅游集团作为合作单位,这家公司为剧组在秦岭脚下的蓝田县圈下500亩地,凭空制造了一个“白鹿原影视拍摄基地”,建造了一个拥有200多家住户的村庄。

  三

  天时,地利,人和,加上王导的个人能力,似乎万事俱备,啥也不缺。但就像其他影视剧一样,电影《白鹿原》面前天然横亘着一座审查或者说国情的高山。我们不知道,王全安的剧本是如何从电影局那里通过的。我猜,要么是拍摄过程中不断地在改剧本,要么就是陕西方面作了工作,电影局同意先拍,拍完再剪。总之,这部电影去年在小范围内试片时,获得了专业人士、文化界名流以及包括陈忠实先生本人在内几乎所有人的高度评价。陈忠实更是声称,他给电影打95分。然而自9月15日起在中国内地最终上映、也就是笔者看到的这个《白鹿原》却让人大失所望。

  据了解,王全安剪出的《白鹿原》的第一个版本,也就是大家所说的未删节版,片长220分钟。但这个版本未获电影局通过。今年初,《白鹿原》参加柏林电影节,王全安又剪了一个188分钟,把从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的情节全部删除。这个版本据说也是香港地区上映版。内地观众看到的版本再次缩水,变为156分钟,又去了半个小时。一部电影,江湖上流传着如此多的版本,本身就是一个传奇。

  四

  改编《白鹿原》,王全安最大的手术是将原著中的魔幻色彩去掉,将人物还原为普通农民。

  王全安可能的动机是想讲述一个中国农民成为掌权者的故事,他相信革命动力更多来自私欲与处境,而非宏大的意识形态。据看过220分钟版的人士称,电影《白鹿原》的最后,农民白孝文(成泰燊扮演)从农村来到城市,成了新中国的干部。他的父亲白嘉轩(张丰毅扮演)千里迢迢到县城看望他时,在一阵甩动的红布与喧嚣锣鼓的集体表演中,在年轻人热烈的笑脸与欢呼声中,白嘉轩再也无法掩饰自己的年迈与虚弱,无力地弯腰干咳,你只能看到他痛苦无声的表情,却听不到他发出任何声音。

  没有看过未删节版,不好作出评价,但我宁愿相信,它应该更宏大,更连贯,更具张力和戏剧性。当然,更多的情欲戏也会使电影的可看性更强。然而面对这个156分钟版,我在放映厅陷入无奈的纠结之中。

  简言之,我看到的这部《白鹿原》首先是沉闷的,然后是不连贯的。用王小波先生当年的话说就是,明显感觉被删得上气不接下气。本来白孝文和田小蛾在城里有吃有喝,抽大烟,过得挺好的,紧接着没有任何过渡,两人已经躺在土窑里饿得快死了。原著以及初版的时间跨度是半个多世纪,但156分钟版只是从1912年至1938年,生生少了四分之一个世纪。而从抗战开始到新中国成立后这段,恰恰是原著的精髓所在,因为它指示了人物最终的命运和归途。而这个156分钟版的《白鹿原》,片子开始的三个男孩白孝文、鹿兆鹏和黑娃最后去了哪里?我们不得而知。

  五

  《白鹿原》的主体是白嘉轩和象征封建礼教的祠堂,是两大家族和两代人的恩怨,以及风云变幻的年代。它本应是一部标准的年代大戏,但由于不断瘦身,先去皮肉,又去筋骨,最后中心人物如愿地成了本片唯一的女主角田小娥(张雨绮扮演),主线成了田小娥和四个男人黑娃、鹿子霖、白孝文,还有傻子狗蛋的故事。难道这就是一个女人和四个男人不得不说的那些事儿?

  大面积删减后,《白鹿原》其实就已经不是王全安的作品了。王全安称,“如果是我个人的话,柏林我就不去了。”但当得知电影一天不上映,投资方就会有三万元左右的利息被蒸发掉时,王全安决定妥协。当然,妥协的结果就是,华语电影可能的一部巨制,一座里程碑式的作品,就此成为电影长河中的一粒流沙。戴玉亮 原题:一个女人和四个男人的那些事儿

来源: 大众日报
编辑: 李园园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
-
-
-
-
-
-
-
-
-
大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或“大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大江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XXX报]”或“大江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大江网新闻中心 电话:0791-86849735
时评点击排行榜
时评周刊
每日推荐
漫 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