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大江时评 > 媒体热评 正文
北大在“邹恒甫事件”中的傲慢
大江网 2012-09-03 08:29

  文/贱言献车

  北京大学8月31日发布关于“邹恒甫微博”所涉及内容的第三次声明。声明称,北大已起诉邹恒甫,起诉书已于本日递交法院;如无特殊情况,不再对此事件做出进一步回应。(《中国新闻网》9月1日)

  事情的起因是,8月21日,前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邹恒甫在实名微博上爆料,称北大院长、教授和系主任奸淫餐厅服务员,北大内酒店服务生走后门上北大学位班。邹恒甫还转发北大学生微博,称学生会每年百万元外联资金被挥霍,学生干部贿选上位。

  邹恒甫微博爆料之后,激起了社会舆论的强烈反响。然而,邹恒甫却和北大玩起了隔空喊话的游戏,北大先是矢口否认,然后表示展开“多途径”的调查;邹恒甫则先是表示只愿和中纪委谈,然后又承认“夸大是他的一贯风格”。但同时,邹恒甫又说“夸大其词是他的策略”、“自己是指了解到的少数院长、副院长、教授”、“只查梦桃源是舍大取小”。

  在法治社会,将纠纷交由法律来解决,是正确的方向,至于是该选择起诉的方式,还是报案的方式,是值得商榷的。而北大表示,“如无特殊情况,不再对此事件做出进一步回应”,没有体现出解决问题、端正办学的诚意,是一种鸵鸟心态,让人不敢苟同。

  邹恒甫夸大举报属实,但并不能因此证明北大就完全没问题。起诉与报案的区别是非常明显的,起诉将举证的责任全部归到了邹恒甫个人的身上,由于个人掌握信息有限、能力有限,取证必然艰难,要证明自己的举报完全属实,难度是比较大的;而报案则不同,将取证的责任交给了有侦查权的公安部门,无能是权力、专业程度、技术手段,还是侦查范围,都比由邹恒甫个人举证容易一些。

  邹恒甫的爆料,实际上涉及到三个方面的问题,一是院长、教授和系主任奸淫餐厅服务员,是一个师德师风的问题;二是北大内酒店服务生走后门上北大学位班,是一个招生公平、腐败交易的问题;三是学生会每年百万元外联资金被挥霍,学生干部贿选上位,是一个学校资金管理、学生教育的问题。

  北京大学存不存在师德师风的问题?2011年8月22日的《京华时报》曾报道一个案例,北大教授王学明在云南丽江邂逅高二女生小丽后,以承诺帮她找学校上北大为诱,包养了小丽两年。媒体曝光后,北大开除了这一教授。这个个案是不是一个孤例?值得怀疑。

  北京大学存不存在招生不公的问题?输入“北大招生黑幕”在百度搜索,竟然出现了70多万个网页,网络上所有的爆料都是无中生有,恐怕不见得。实际的例子,2004年,河海大学法律系讲师甘德怀报考北大法学院朱苏力的博士,甘德怀的笔试成绩和专业课成绩都名列第一,但在复试中落榜。事件之后,公众对北大招生公平的质疑一直未除,还有众考生跟着揭露北大考研黑幕。究竟有没有黑幕?北大至今没有一个令公众信服的说法。

  北京大学存不存学校资金管理、学生教育的问题?原始的爆料者并非邹恒甫,而是转发的北大学生微博,学生为什么选择到网上曝料,可能正是现实的反应途径不畅,即使邹恒甫转发学生的微博之后,北大也并没有单独就此事作出回应,而是只盯着“院长、教授和系主任奸淫餐厅服务员”就事论事。

  我不赞成邹恒甫夸大爆料,但也不赞成北京大学的这种鸵鸟心态。退一步说,北大即使赢了邹恒甫这场官司,邹恒甫作了公开的澄清和道歉,公众对北大的质疑也未必就跟着全部消除了。选择法律手段维权,是作为法人的北京大学的权利,虽然我们可以指指点点,但却不能干涉阻止。但面对仍难以消除的公众质疑,选择沉默未必就是北大应有的姿态。

来源: 大江网
编辑: 吴敏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
-
-
-
-
-
-
-
-
-
大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或“大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大江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XXX报]”或“大江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大江网新闻中心 电话:0791-86849735
时评点击排行榜
时评周刊
每日推荐
漫 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