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大江时评 > 天天时评·时政  正文
权力跪场中的自主者与被动者
大江网 2010-02-08 10:11

  作者:刘洪波

  重庆审文强,公诉人列举的证言中有一个细节:2002年至2003年间,有一次在夜总会唱歌后,文强让重庆市公安局公交总队副总队长赵利明留下,很生气地向他“问几个问题”,并问他“是站起说还是跪下说”?赵利明赶紧陪着笑脸,半跪到文强的身边,文强破口大骂赵利明背叛自己,称赵自以为是,心目中没有他。赵赶紧解释让文强不要多心。

  这个细节,被媒体准确地形容为“赵利明向文强跪表忠心”。

  文强与赵利明,两个官员,一个高级干部,一个中层干部,上演“跪表忠心”的一幕,说起来令人感到龌龊。然而,这种事情没有被挑出来说一下的,又何曾少有?如果文强不变成阶下囚,这样的细节将永远不被人说起;即使文强变成阶下囚,这样的细节是否会被提及,也仍然要视案件审理或者宣传的需要。

  在这个跪表忠心的细节中,赵利明是被文强要求“跪下说”的。某种程度上,这未必不可以看作赵利明“背叛”的证据。文强生了气,赵利明应该主动“跪下说”,得令才去跪表忠心,这可能就是另跪了新主。

  跪与被跪的关系,某种程度上,透露了官场上对权力、人格的一种把握和理解,这样一种理解也未必不是一些人眼中的权力关系本质上的呈现。行于身的跪,可能不止于这一个;而未行于身的跪,更是无所不在。权力场上,跪与“受跪”,很难说不是一种必备的“操守”,很难说不是一种应有的精神气质。有时候,权力者之间是这样,权力者面对无权者,更是这样。

  权力有大小,权能有不同,这是正常的。权力变成人格的支撑,并成为人格的等级标志,这是专权的社会里才会出现的。在一个平等的场域里,权力永远限定于工作时间与工作场合之内,而在一个专权的场域,权力不分八小时内外。在这样的状况下,“权高一级,压死泰山”,权力的命令覆盖一切,不仅覆盖了工作事项,而且笼罩全部生活。这就是为什么有些官员下班了不会回到家中,而是继续官场的游戏;这就是为什么有些下属甚至能够向上司全盘委身,乃至把“二奶”甚至“大奶”也一并送上。

  在权力的序列里,推论永远基于权力的大小,无所谓人格独立与尊严。独立永不存在,而尊严来自于下官或者小民。所以,一个人全盘委身于权力,不只是把自己交出去,而且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管辖的所有人都应该委身。很自然地,他判断下属、小民、二奶以及老婆都附属于自己,因为他已经跪下,那么所有附属于他的,就都应该跪下。在这种状况下,整个社会由此成为权力的跑马场,社会中的全体人都被权属关系临辖。

  毕竟不再是皇权时代,所以我们没有看到跪与受跪的场面公然兴行。但跪的记忆是需要重复的,所以我们会看到一些佳话,子女跪向父母、学生跪向老师、被慰问的小民跪向官长,都容易被极力传诵,以证我们仍然拥有跪拜的基因。至于精神气质上,跪倒则是一种硬通货。柔软的膝盖成为社会生活的硬通货,这种软硬变异令人惊讶,但事实总在证明,有的时候,在社会生活中,一个人越是柔软,则越有晋升为跪拜对象的机会。

  每个人或是都内在地有一种微弱的专权声音,“自主”就是一种按自己的愿望安排世界的微小心愿。然而,现代社会建立在每个自主者之上,于是需要把平等作为自主者关系的基础。而专权的社会不然,它要的是一种等差有别的秩序,在任何场境下都区分出“自主者”与“被动者”。于是,一个“自主者”站起来,所有的“被动者”跪下去。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一些场合,能看到一个主子和众多的奴隶或者奴才。

来源: 华商网-华商报
编辑: 黎中元
相关新闻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
-
-
-
-
-
-
-
-
-
大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或“大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大江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XXX报]”或“大江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大江网新闻中心 电话:0791-6849735
时评点击排行榜
时评周刊
每日推荐
漫 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