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jxpinglun@163.com
QQ群 : 60881308  160200592
您当前的位置 :大江时评 > 社会视察 正文
尊己先敬人,为教授怒辞弟子点赞!
来源:中国江西网-大江时评  2015-09-23 08:45:04  编辑:李园园  作者:周卫军[ 浏览字号:  ]

      文/周卫军

      “我在此宣布:郝相赫从现在起,已经不是我的弟子。”9月20日,一则人大教授孙家洲断绝师生关系的微信消息在朋友圈流传起来。“从长沙返京之后,我就办理校内中止与郝相赫师生关系的手续。”孙家洲的语气显得气愤而又坚定。(9月21日 湖南教育新闻网)

      古有“孔明挥泪斩马稷”,今有“教授怒辞狂徒弟子”,其情、其境又岂是非当事人所能真实感知?或许当孙教授发表公开信与新招研究生弟子断绝关系之初,会让众人觉得其过于敏感,过于武断,为了所谓的“师道尊严”便“失之于宽仁”,有失于其作为知名教授、导师的身份!然而,作为郝相赫同学公开回应的《情况说明》,却无异于不打自招,将其言辞的“悖逆不羁”公之于众,或许我们真的该为孙教授的“怒发冲冠”而点赞!

      我们不妨先来分析一下郝同学“不打自招”的公开信。

      首先,孙同学一再辩解的发牢骚、诉委屈的场合是“微信朋友圈”,是“私人空间”,是“非公开场合”,所以“可以随便”,可以肆无忌惮,但真的是如此么?我们常说“静坐常思己过闲谈莫论人非”,尤其是背后道人长短的行为更是令人厌恶,更何况郝同学还忽视了最重要的一环“我朋友圈里唯一一个学者就是我的导师孙老师。”那么,这岂不是当着导师的面去行背后非议其他师长之事?其品性又怎能让导师放心?或许,郝同学如果能以公开的形式发表文章来和其“不十分佩服”的“平庸”教授作一番学术争论,哪怕其“一无是处”,相信也不会招来导师孙教授的一再劝诫,直至“忍无可忍”公开宣布断绝关系吧?

      其次,郝同学声称自己对所攻击的师长“是保持了尊重的”,因为他“没有直接点出其名字,而是用拉丁字母代替”,“只说是某年轻老师”,所以错的应当是孙教授,因为“孙老师的公开信里,直接给我还原了出来予以宣布。”如此辩解,又怎能掩饰其无妄攻击他人之事实?更何况是在熟悉其一切的导师眼皮子底下?

      再次,郝同学也似乎缺乏应有的自信。因为他对自己所选择的读研学校也毫无情义可言——“学弟研友们想考魏晋或唐朝的千万别来我校,去武大清华吧……垃圾老师毁了牌子……”这不正是在打自己的脸么?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在作怪呢?更何况,学校的好坏、学术的对错、教师的学识魅力等又岂能是凭一两名学子的自以为是便能遽下结论的?

      最后,公开信一再强调“不惜一切手段维权”更是使其图穷匕现——“拜公开信所赐,我的名誉受到很大伤害,原先在北京考博的计划也完全泡汤。”首先不是反省和“亡羊补牢”,而是“追责和维权”,其自私嘴脸还不是一览无余?

      俗话说:“若要人敬己,先要己敬人。”从郝同学的微信内容和《情况说明》公开信来看,其狂妄自大、悖逆不羁、自私自利之性格特点实则难以令人认同。不懂得尊敬他人,不懂得反省自身的人又怎能奢望得到别人的尊重?

      “做出这个决定,我内心充满了痛楚。年轻人如果是一时气盛,说话有欠缺,作为长者,本来应该宽恕和宽容。但是,郝相赫此次的狂言,与一般过失之语不同。我无法容忍这样的人再做我的弟子……”但愿,孙教授的金玉良言、怒解师生关系之举能如当头棒喝,使郝相赫同学豁然警醒,摆脱“自我中心”的漩涡和名利樊篱,从此之后,能静心做一名知礼、尊己、敬人的真正学者!

    点击排行

    再读青春寄语,践行青年使命

    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通过演讲、座谈等方式与青年朋... 详细>>
    江西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赣B2--20100072  备案号:赣ICP备05005386号-1 药品信息服务证
    赣网文[2018]3167-034 (总)网出证(赣)字009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406143号 36120170002
    江西日报社中国江西网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