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jxpinglun@163.com
QQ群 : 60881308  160200592
您当前的位置 :大江时评 > 本网专稿 > 江湖大话 正文
“什么是脸”撞开了学术不端的旁门
来源:中国江西网-大江时评  2015-07-13 08:56:36  编辑:李园园  作者:张立[ 浏览字号:  ]

      学术界又现抄袭门,这次的“主角”是中国社科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刘钢。刘钢于7月8日在科学网实名博客发布了一篇关于换头手术的文章,随后有网友发现,这篇文章和别人此前发表在报纸上的文章大段落地一致。面对质疑,刘钢微博回应称“我承认那篇文章就是剽窃了,又当如何”、“什么是脸”。目前,刘钢已将上述言论全部删除。(7月12日《北京青年报》)

      论文抄袭,屡有被曝光的事情发生。有的人面对自己抄袭之事被曝光,会选择做“缩头乌龟”,有的会选择道歉然后辞职、被辞退,而像深陷抄袭门的中国社科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的刘钢,面对公众指责,“剽窃了又当如何”,“什么是脸”,做了坏事还如此嚣张,还真是有种敢作敢当的姿态,其不知廉耻的形像,就这样被勾勒出来。这样的问话,不经意间撞开了学术不端的旁门,让人感到愤懑。

      刘刚所“撰写”的文章,涉及医学的科学理论研究,就是简单的原作者文章段落前后调整一个顺序,就成了自己“原创”文章,可见,这位胆敢做“疯狂的天堂手术”的研究员,改头换面了别人的文章,却没有参透换头术的基本技术,倒是学会了文抄公的手艺,丢失了起码的为人精神,更别说学者的基本职业操守。

      孔乙己曾经面对别人对其盗窃的指责,以古代书生一贯的酸腐称为“借”,而刘钢敢作敢为倒是突破了这样的酸腐,却丧失了基本的礼义廉耻,除了道德上的沦丧之外,对学术不端的治理方面,显然没有给刘钢足够的震慑,中科院研究所对不端研究员的惩治,也显然没有足够给刘钢以强烈的震慑,这就给刘钢足够的勇气妄称“什么是脸”。不是“文抄公”刘钢太牛,是原作者吕洛衿太怂?显然都不是,而是在治理学术造假的惩治力度,没有足够强大,刘钢尚且还没感受到被惩治的痛。

      尽管抄袭严重,但相应的处罚确实是“罚不当罪”,往往被轻描淡写。最典型的例子是,哈尔滨医科大学药学院心血管药物研究所所长的王志国,在被曝光学术造假后,其还出现在中组部公布的第四批“千人计划”名单内。

      当抄袭者没有足够严重的违法成本要承担,抄袭者就会肆无忌惮、为所欲为,而最终受损害的则是相关领域的学术研究,乃至某个领域的技术发展前景。对刘钢“什么是脸”这样狂妄的回复,就应该有一个干脆利落的强力回击,不仅原作者可以对其进行民事诉讼,中科院等机构,也应该对刘钢的职务一免到底,其享有的相应政策支持也该应声而止。唯有如此,才能关紧学术不端的旁门,刘钢们才会走投无路,方知“什么是脸”会有多么的可耻。

      张立

    点击排行

    再读青春寄语,践行青年使命

    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通过演讲、座谈等方式与青年朋... 详细>>
    江西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赣B2--20100072  备案号:赣ICP备05005386号-1 药品信息服务证
    赣网文[2018]3167-034 (总)网出证(赣)字009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406143号 国新网3612006002
    江西日报社中国江西网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