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jxpinglun@163.com
QQ群 : 60881308  160200592
您当前的位置 :大江时评 > 本网专稿 > 江湖大话 正文
老师“玩失踪”:为何受伤的是编制
来源:中国江西网-大江时评  2015-06-25 10:57:27  编辑:李祖娟  作者:付贵[ 浏览字号:  ]

      文/付贵

      6月20日,西北政法大学在《陕西日报》发布辞退公告,根据《西北政法大学教职工辞退管理规定》的规定,我校已对李莉、张园园、胡梅、张兰、王楠、时轩、王显、韩晓青、沈钊、侯爵作出了辞退处理,现予公告。(6月24日澎湃新闻网)

      一所高校的教职工,离校十多年,期间没给学生上一节课,但名字依然存在编制内;而且在这所高校里,有同类现象的教职工达十名之多。此现象让人大跌眼镜,也不由得让人想起何老师事件。尽管校方对此事解释为“特设岗位”,那点工资对何炅而言犹如九牛一毛,事后他全部退还,还决定将在母校启动80万元“何炅奖学金”的计划,但这些说辞与做法依然苍白乏力,无法掩饰,该校存在“人走留名”、“吃空饷”的事实。

      出现“人走留名”现象固然可气,还有个问题值得探讨,如西北政法大学“人走留名”的批量现象,是不是个案?无独有偶,西安工程大学也在同日通过《陕西日报》公告称,该校有30名教职工已旷工超过一个月,将对“一周内未到学校报”的进行清理。两所高校同时通报,背后的原因不得而知。对教师而言,既是职工,当遵从校园管理制度;对学校而言,他们既是职工,当一事同仁,用同样的制度规范。可为什么出现批量性的“人走留名”呢?

      “人走留名”让我们想到编制的弊病。编制给予了职工权利保障,然而编制也制造了“站着茅坑——不屙屎”的尴尬局面,可奇怪的是,单位与职工是雇佣关系,编制是单位必须给予职工的保护,可为什么出了问题受伤的是编制?其实出现“人走留名”,弊病不在编制,不在制度,而在管理。一些职工得到编制后,与之建立的不是雇佣关系,而是“夫妻”关系,以为拿到编制,如同办了结婚证——认定此女人定会与他白头到老。

      根据《事业单位人事管理条例》规定,事业单位与工作人员订立的是聘用合同;事业单位工作人员连续旷工超过15个工作日,或者一年内累计旷工超过30个工作日的,事业单位可以解除聘用合同。既有此规定,合该按规定办事,对职工的衍生“一劳永逸”的做法,理该给予相应的惩处。现实的情况是,一旦职工获得编制,管理人员或与其维持“夫妻”关系,或与其存在群带关系,反正工资不是我发的,当然采取“睁一眼,闭一眼”的暧昧态度。于是“人走留名”有了生存的空间。

      针对西北政法大学的“人走留名”现象,还有以下几点要问。其一、老师“玩失踪”,学校是否一无所知?其二、老师“玩失踪”,他讲授的课程谁来顶替的?其三,老师“玩失踪”,长达十年之久,是否缘于“夫妻”关系、群带关系?另外,还值得探究,为什么此现象竟出现在西北政法大学?一所带着“法”与“政”的校园,尚且搞不清学校与职工之间的雇佣关系,像无“法”无“政”校园,又存在多少“人走留名”的职工呢?

      因此对待“人走留名”的现象,必须清查。不仅是编制人员的清查,还有相关领导的“夫妻”关系、群带关系的清查,要彻底改变此种病态管理现象,要对“人走留名”现象说不。只有管理者敢于撕破脸皮,对“有脸的、没脸的”依法查处,依制度规范,教职工队伍才能走上良性的轨道,才能使人在编制在,而不是“人走留名”,受伤的却是编制。

    点击排行

    再读青春寄语,践行青年使命

    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通过演讲、座谈等方式与青年朋... 详细>>
    江西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赣B2--20100072  备案号:赣ICP备05005386号-1 药品信息服务证
    赣网文[2018]3167-034 (总)网出证(赣)字009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406143号 国新网3612006002
    江西日报社中国江西网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