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jxpinglun@163.com
QQ群 : 60881308  160200592
您当前的位置 :大江时评 > 社会视察 正文
贫困县建牌坊群是拿公权充“土豪”
来源:中国江西网-大江时评  2015-04-21 15:07:07  编辑:李祖娟  作者:鱼予[ 浏览字号:  ]

      文/鱼予

      海南省临高县是个国家级贫困县,直到现在,国家每年还要拨给这个县高达数千万的扶贫资金。照理说,这样的地区,应该精打细算,要把每一分钱都用在刀刃上。可是最近,却有观众反映,临高正在建设一个大项目,花了好大一笔钱。可这个项目的价值和效益,却让好多人看不清楚、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央视网)

      众所周知,牌坊是我国的特色建筑文化之一。在过去,建牌坊是为了表彰功勋、科第、德政以及忠孝节义的。但当把国家级贫困县、牌坊群、数亿元、落马官员等这一连串的词语组合起来产生的效应不言而喻。不禁追问,直到现在,国家每年还要拨给高达数千万扶贫资金的贫困县,修建牌坊群的资金何来?中央财政拨款的用途群众很清楚,即用来改善当地人民的生活,帮助困难地区发展的一笔资金。一个全县有23000多贫困人口,需要发放每人每年700多元低保金,低保金总额才1600万元左右的贫困县。又是如何“装傻充愣”的硬是把钱花在了牌坊群上,这不得不令人感到愤怒。

      值得反思的是:为什么一个贫困县,能有如此大手笔?能从决策到开工,不到两年时间,就把1.7公里长的87座牌坊迅速地建成,监管何在?是贫困县本是富裕县还是端着金饭碗乞讨?又或是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扶贫资金太容易到手,而且得到的扶贫资金、转移支付,甚至能保证小日子过得比那些相对发达地区还要滋润。这种“穷”“奢”通吃,一边“喊穷”、一边“炫富”的行为,实则让人难以费解,自然会引发舆论与公众的强烈质疑。

      其实,近年来“贫困县”充“土豪”现象屡屡被踢爆,如郧西县耗资达百余万元“世界第一牛”铜雕;贫困县汉阴耗资千万元为36人建豪华办公楼等等如是,不知是相关制度设计毫无警觉还是监管毫无知晓?但有一点恐怕难脱干系,那就是畸形的政绩观,导致牌坊群主要动因之一。部分领导试图通过兴建标志性建筑“雁过留名”,将“牌坊”视为“政绩”,全然不顾地方的经济社会发展实际。更为可笑的是据村民介绍“有些领导题那个字现在坐牢了,‘你坐牢了’,能教育子孙后代吗?”。殊不知,这样的面子工程,不仅拉远了政府部门和公众的距离,也会直接导致政府形象减分。

      俗话说“穷则思变”。如果真是为了让贫困县脱贫摘帽,口挪肚攒、东求西告,甚至包括人、财、物在内的政策性倾斜,都是值得理解。而且还应该对这上下一心、不甘落后的“蛮拼”精神点赞。因为这这事是县常委会、政府会、党代会、人代会、全通过了的。话又说回来,民众却为何不理解?难道这中间就真没“一言堂”或者“拍脑袋决策”?看来健全政府决策的科学化机制,不断扎紧制度的藩篱,用持续完善的制度建设对政府决策产生约束;用完善监督工作,对“问题决策”及时追责、问责已经刻不容缓。

      贫困县修别墅、办公楼、牌坊类似的事件频现,再次表明“四风”问题的持续性和反复性。它所产生负面影响更不容小觑。看来刹住贫困县建乱建的“歪风”,还需要继续强化反“四风”工作,进一步规范办资金的管理,做好预算内资金的统筹工作,切实把有限的资金和资源更多用在发展经济、改善民生上。

      一言以蔽之。贫困县之所以贫困是因为自身本来就不容易,区位短板、资源劣势等原因所致。地方领导有发展焦虑可以理解,但需要的是实实在在的发展,无论是产业发展,还是文化发展,又或是精神聚集,都最好别拿公权充“土豪”,应该少点浮躁,多点务实,少点炒作,多点平实。而对于监管部门来说在鼓励其不等不靠、立足自立自强甩掉“穷帽”的同时,更应该加大扶贫资金的监管力度、完善问责机制,方能避免下一个牌坊群的林立。

    点击排行

    再读青春寄语,践行青年使命

    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通过演讲、座谈等方式与青年朋... 详细>>
    江西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赣B2--20100072  备案号:赣ICP备05005386号-1 药品信息服务证
    赣网文[2018]3167-034 (总)网出证(赣)字009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406143号 36120170002
    江西日报社中国江西网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