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江西网

新闻热线
0791-86849275
广告热线
0791-86847125
首页 时政漫论 时政观点 社会视察 文娱八卦 兴赣时评 江湖大话 时评周刊 名家专栏 @微评论 互动公告
您当前的位置 :大江时评 > 天天时评·文娱 正文

对莫言的演讲少些苛责

来源: 大江网    2012-12-17 11:49     [ 浏览字号:  ]

  北京时间昨日凌晨,中国作家莫言来到瑞典学院演讲厅,向外界发表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演说《讲故事的人》,演讲现场,瑞典方面提供了莫言讲稿的五种文字译本。尽管瑞典和中国有7个小时的时差,还是有不少人熬夜守在网上观看了莫言的演讲。对这场演讲,网友们可谓是褒贬不一。(海峡都市报12月9日)

  正方认为,莫言演讲颇富诗意,饥饿、苦难、人性是他演讲的主旨,感动人心,坦诚善良,这无疑道出了许多人的心里话,是对莫言演讲“情真意切”的肯定与褒奖。但反方认为,莫言“演讲深度不够”、“不知重点”甚至直批演讲内容“太肤浅,无理论深度”、“就像中学生作文”、跟风前人且不及前人等,则是对莫言演讲的无情否定,确有苛责之嫌。

  根据诺贝尔基金会的要求,每个诺贝尔奖得主都要就与本人获奖工作有关的内容发表一篇演讲。也就是说,只要莫言不跳出这个圈子,演讲内容都是被允许的。而莫言把自己定义为“一个讲故事的人”并以《讲故事的人》为题演讲,正是切合了其获奖的中心要义。正如瑞典资深外交家贝克斯特朗认为“这是一个非常恰当的自我描述”;瑞典汉学家罗多弼在谈到莫言获奖的原因时也认为莫言之所以在中国作家里特别突出是因为他深深扎根在中国土地之中,他的语言非常真实,他说汉语以及写作都强调“故事性”。也就是说,就连外国人都认为莫言的演讲切合要求,深入浅出,看似漫无目的讲一个又一个故事,实则正是依据“讲故事的人”这一中心展开讲演;看似简单的一个又一个小故事,却是一个人、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厚重的大故事。如此,我们何必妄自菲薄,挑剔莫言演讲“肤浅”和“没有重点”呢?

  一个人、一个民族都有各自的个性和特色。固然,以前有用“讲故事”的方法获诺奖并发表获奖感言者,但莫言用“讲故事”的方式再次获诺奖本身就说明了,莫言的“故事”有其自身超强的个性和民族特点,具有不同于以往任何作家的原因和优势。由此基础上再次产生的莫言“讲故事”获奖感言,与以往又存在多少可比性呢?

  最后,演讲的深度如何衡量?毋庸置疑,演讲的深度与演讲的本身内容密不可分。但更为重要的是,判断演讲内容是否有深度,更应该把演讲内容放置到演讲的大环境、大背景下来考量。莫言用母亲的经历和自己的经历、感受来讲演讲,揭示的是当时中国社会的苦难和困难,揭示的是人性的真谛,映照的则是当今中国社会的深刻变化、巨大成就。试问,这样的演讲没深度,什么演讲才有深度呢?

  而且,获诺奖的演讲,并没有统一的标准和程式规定,需要达到何种才算深度。但为什么还有人批评莫言的演讲没有深度呢?合理的解释就是不同人有不同人的立场和认知角度,莫言的演讲,没有达到其理想的或者说想象中的演讲高度或层面。但是,一次演讲都有一次演讲的侧重点,不可能面面俱到什么都说。再说,莫言是著名作家,但并不一定意味着一定是文学理论家,进而也不能以文学理论家的标准来要求和看待其演讲。如此,“无理论深度”的批评岂不成了一家之言、片面之词?

  当然,我们不是要杜绝言论自由,也不是要莫言闭目塞听妄自尊大,而是说,此次演讲,不管是富有诗意、坦诚、感人也好,还是肤浅、没深度也罢,这只是一次45分钟的简短表演,不会也不可能全部反映莫言的“全貌”。因此,作为“外人”的我们,不宜过多的“讲演”渲染和苛责,最好还是让莫言自己去揣摩吧!毕竟,“获诺奖是个人的事”,作为国人的首次诺奖秀,不必过多或过高向国家和民族等层面提升。

  余明辉

来源: 大江网
编辑: 李园园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时评周刊第317期    春运大幕开启,回家人的旅途能否心花怒放;黄金液高调问世,支持与反对声音“哪家强”;莫让“没捂热”的慰问金寒了人心;怕被讹不应是老人摔倒不扶的理由;八小时外的......[详细]
江西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