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大江时评 > 天天时评·文娱 正文
《中国好声音》不会让中国音乐进步
大江网 2012-08-27 09:18

  文/路生

  看《中国好声音》,见一个个的歌手都像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在K歌练歌,放开了嗓子、没完没了吐露着歌词、没头没脑地拼命唱,忽然就觉得很好笑——真正的歌者是不需要语言的,也是不需要歌词的——所谓语言文字给人无穷魅力是音乐无法完全具体表现的,但只要充分利用音乐的变化来表达一定的语言内涵,把音乐和语言有机融合在一起,从而使人们在欣赏时产生更多美妙享受,就会对语言艺术更加热爱——于是,认定了这档当下再也火不过的节目,无非是在做着一个语言与音乐知识的更加遍及,或者在遍及中调动更多人的参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的歌手需要超凡脱俗。

  想到北京一哥们,会写歌,据说还写得不错,但人俗气,只要一有机会就会告诉别人:他给某某歌手写歌了,拿了多少钱;某某歌手又在找他写歌,真是忙不过来了。甚至,还说因为他的歌写得好,还和某某想要出名的歌手上过床。有回,忍不住问这哥们:“你的歌写得这么好,更多是因为歌还是因为词?”这哥们想了很久答:“词。”猛地觉得有些恶心了——以著名音乐的自居的这哥们的水平,居然还停留在词上——我由此看他不过是一个文字匠而已,这也使我很快找到了很多的“音乐”一旦没词便显得苍白无力的原因。

  我一直很喜欢听莎拉布莱曼的《卡斯布罗集市》,但我的英文书不怎么样,听了那么久从来也不知道唱的是什么,但这不但不防碍我喜欢,反而让我更加喜欢。同样,我也喜欢那首很多中国人都会唱的《忐忑》,但我依然不知道它唱了个什么,我只知道每次唱过它,我的心情都会爽快很多——曾经,我把这歌的“歌词”当成一种可以让人产生快感的某个部落里的咒语,没人能听懂,却会给人带来魔法的效应。说实话,我是一个没有见过大世面的人,我没听到过一个人的嗓子能发出或秋风萧萧或大河奔涌抑或小河淌水、春暖花开的声音,但我一直期望能够这样,我想,那可能就是最好的声音、那可能就是最美的音乐。

  有这样的一个传说:古代巴蜀有个类似于舜的国王杜宇,在其晚年把国王的权力交给一个能干的大臣鳖灵,鳖灵带领蜀国人民治水立下重大功绩。而交出权力后的杜宇一直在山中隐居,因忘不了自己的国民,最后在忧思中死去。杜宇死去以后的魂魄化为杜鹃鸟(布谷鸟),年年春耕时节叫个不停,催唤农人快播种,不要误了农时,但由于叫得太急切,叫出了血,血染红了蜀国的原野,然后化为红杜鹃花。

  由花到鸟唱得满山红遍,引来无数文人骚客为其作文写诗,但怎么听这个传说,我就怎么觉得俗,不为别的,只因杜鹃鸟发出的“布谷”那两个字。如果传说可以重写,我宁愿删去“布谷”二字,让一种鸟唱红山谷,滴血而死,一定会更美、更苦。我曾做过这样一个设想:如果这个世界没有语言,人们能够发出各种乐器的声音,集体交流的时候使用交响乐,要喝水时肚子里就会发出流水的声音,要吃饭时嗓子里就会弹出米粒入锅的响动……别人笑我无聊,我却觉得很多人在我的设想外把音乐与语言混淆了。

  平心而论,我不希望歌者纯粹丢开词与字,但我总在词与字之间判断一个歌手的真实水平,因为我知道真正的歌手无需一字。最后套用这样一句话:中国好声音不算啥,群里K歌我最大!

来源: 大江网
编辑: 李园园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
-
-
-
-
-
-
-
-
-
大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或“大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大江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XXX报]”或“大江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大江网新闻中心 电话:0791-86849735
时评点击排行榜
时评周刊
每日推荐
漫 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