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大江时评 > 天天时评·体育 正文
无论结局 决赛场上的泪水是必须的
大江网 2012-07-03 09:16

  黄贯中说,不是我喜欢玩摇滚,是我必须玩摇滚。依照这个句式,哈维就是:不是我喜欢传球,是我必须传球;巴神则为:不是我喜欢思考,是我必须思考;睡皮则打个瞌睡,不是我喜欢勺子,是我必须踢出勺子;托妞哭了,不是我喜欢叫托妞,而是我必须……

  决赛赛场是不允许哭泣的场合,因为只有成功,没有失败,或者委屈,或者难堪,一将功成万骨枯。但是又怎么可能不哭,南非时圣卡西就哭了,当伊涅斯塔把法布雷加斯的传球打进,所有人在欢庆时,在另一端的卡西利亚斯紧紧抱住自己的头,他是怕脱手吗?还是在恐惧萨拉随后的问题,抑或是为德容对阿隆索的惊世一脚感到后怕,但举起奖杯时,他笑得比谁都灿烂。

  太多人哭过了,从老马到加斯科因,从巴蒂到卡萨诺,铁汉洒泪就更容易煽情,一般人是没可能有那种高峰体验了,所以看着他们哭,自己可能也就跟着哭了;而胜利后狂喜的泪水,衬托着小白的胸前写着达尼哈尔克,拉莫斯都是带着普埃塔,又都会让本特纳的广告伎俩节操碎地。奋斗了那么久,多少青春不在,多少情怀已更改,为什么眼泪掉下来,因为只有在哭的时候最单纯,抛离所有日常羁绊,净化一下劳碌的奔波。德国人败给意大利后,看台上女球迷的眼泪也被抓住了,就是这么吊诡,历史会铭记成功者,也会铭记那一刻短暂的纯粹。

  黄贯中的老婆紫霞仙子,因为在至尊宝的心中留下了一滴眼泪,搞得臭猴子五百年来回穿越。而托妞和巴神,这两个遗世独立的孤儿,在各自的国家队都属于异类,他俩各自的内心深处,又有一颗什么样的眼泪恐怕无人能懂。俩人都曾在一场比赛独中两元,但一个翻身做主人,一个翻身又睡了去。这俩活宝谁是紫霞,谁是白晶晶,看起来似乎一白一黑一目了然。至尊宝为了看清楚内心留下什么,让春三十娘快刀剖腹,而谁能在决赛场一剑穿心留点儿痕迹,德劳内杯就会属于谁。

  戏剧色彩永远是足球的必备因素,不管最后是谁的喜剧谁的悲剧,哭泣流泪的情节不可或缺。而踢出了精彩只能是平庸比赛;踢出了故事才算是中戏毕业;踢出了人生和人性,那就必须是混凝土制造,拉影出品,能够彪炳史册拿下金鸡百花。欧洲杯虽是西方人的游戏,而不管真伪球迷,能够神游一番,即便不能像至尊宝为了化解人世间的仇恨丢了心爱的女人,也希望能琢磨出点什么,一个月熬夜后醒来的凡俗平常,是该像夕阳武士,还是那条叼着香蕉的狗,但愿足球也能给点儿提示。

来源: 信息时报
编辑: 叶新阔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
-
-
-
-
-
-
-
-
-
大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或“大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大江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XXX报]”或“大江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大江网新闻中心 电话:0791-86849735
时评点击排行榜
时评周刊
每日推荐
漫 评